陈爱莲 舞蹈界的一支独莲
2014-11-07 15:12:24 来源: 浏览:934 打印
    
       陈爱莲,中国舞蹈演员。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、陈爱莲艺术团团长, 陈爱莲舞蹈学校校长,中国歌剧舞剧院舞蹈家。第六届、第七届、第 八届、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致公党中 央委员、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理事、中国人口文化促进会理事、中 国印尼经济文化交流协会理事、中国演出协会理事、中国田汉基金会 理事。
       莲, 也 称 荷 花, 在 百 花中 它 是 唯 一 能 花、 果( 藕 )、 种 子( 莲 子 ) 并 存 的, 主 要 是象征美、爱、长寿、圣洁。 如 宋 代 周 敦 颐 的《 爱 莲 说 》 赞美莲花出“出淤泥而不染, 濯 清 涟 而 不 妖, 中 通 外 直 ”, 把 莲 花 喻 为 君 子, 给 以 圣 洁 的 形 象。 莲, 在 佛 教 上 被 认 为 是 西 方 净 土 的 象 征, 是 孕 育 灵 魂 的 地 方, 所 以 佛 身 多 置于莲花上,被称为“莲坐”。
       北 京市爱莲舞蹈学校城 墙上那一朵盛开正艳的莲 花, 在 阳 光 的 衬 托 下 显 得 格 外的清新,格外的让人怜爱, 可见它的主人更是有一股傲 然 不 败 的 气 节。 她, 就 是 陈 爱 莲, 以 荷 花 作 为 学 校 的 标 志, 不 仅 是 因 为 陈 爱 莲 老 师 名 字 里 面 有 个“ 莲 ” 字, 更 是因为她在舞蹈界名扬海内 外, 在 教 育 领 域 几 十 年 如 一 日, 勤 勤 恳 恳, 从 不 放 弃, 就如同莲花一般慢慢散发着 清新的香气。
       都 说 : 三 十 而 立, 四十不惑,五十天命,六十花甲, 七 十 古 来 稀 ”, 但 是 74 岁 的 陈 爱 莲 却 依 旧 身 姿 矫 健, 活 跃 于 各 个 大 舞 台 上, 毫 不 逊 色于年轻的舞蹈演员。
       初次成名 却之不恭
       13 岁 对 于 现 在 孩 子 来 说, 正 是 享 受 父 母 呵 护 的 年 纪, 而 陈 爱 莲 却 经 受 着 失 去 双亲的痛苦。13 岁对一名舞 蹈演员来说入门已经比较晚 了, 而 陈 爱 莲 却 在 这 个 时 候 被中央戏剧学院舞蹈团学员 班 招 收 学 习 舞 蹈。 回 想 当 年 的 情 形, 陈 爱 莲 不 禁 感 慨 :“是上天眷顾了我。” 
       命 运 天 注 定, 也 许 陈 爱 莲 就 是 为 舞 蹈 而 生 的, 对 于 舞 蹈 她 有 着 极 高 的 天 赋, 再 加 上 后 天 的 刻 苦 努 力, 两 年 之后顺利考进了北京舞蹈学 院, 正 式 规 范 学 习 舞 蹈, 无 论 中 国 古 典 舞、 芭 蕾 舞、 中 国 民 间 舞、 外 国 民 间 舞、 及 现 代 舞 只 要 是 涉 及 到 的, 陈 爱 莲 都 努 力 的 钻 研, 勤 奋 的 练 习, 成 为 当 时 学 校 的 顶 尖 人才,作为重点培养对象。
       1959 年陈爱莲以优秀的 成 绩 毕 业 留 校, 也 正 是 那 一 年, 她 的 成 名 作《 鱼 美 人 》 问世了。当时的陈爱莲年轻、 富 有 朝 气, 同 时 也 懵 懂、 不 经 世 事, 成 名 与 否 并 不 是 陈 爱莲的唯一目标,在经过《鱼 美 人 》 的 反 复 排 练, 以 及 陈 爱 莲 的 优 秀 演 艺 之 后, 终 于要 与 观 众 见 面 了。 但 开 演 的 那 天, 陈 爱 莲 却 觉 得 身 体 不 适, 而《 鱼 美 人 》 舞 剧 的 演 出是必须要求严格的技巧和 体 力 的, 陈 爱 莲 向 校 方 提 出 申 请 换 场 演 出 的 要 求, 却 招 到 了 拒 绝, 而 正 是 这 个 拒 绝 才 能 让 她 一 举 成 名, 同 时 经 过这件事陈爱莲也悟出了一 个道理 : 任何时候都没有 特 殊 情 况, 你 是 一 个 舞 者, 就 应 该 为 舞 蹈 献 身, 在 执 着 的 追 求 面 前, 所 有 的 困 难 都 会化为乌有。”
       执着追求 演绎经典
       《红楼梦》是我国的四 大名著之一,各种版本的戏 剧 电 影、 电 视 剧 是 络 绎 不 绝, 导 演 和 演 员 呕 心 沥 血、 各 显 身 手, 都 想 超 越 他 人、 超越自我,自然舞剧也是不 甘落后。

舞剧《红楼梦》


舞剧《红楼梦》

 
       舞 剧《 红 楼 梦 》 是 陈 爱 莲 最 得 意 的 一 部 作 品, 她 塑 造 的 林 黛 玉, 娴 静 如 娇 花 照 水, 行 动 如 弱 柳 扶 风, 优 雅 婉 约、 舒 展 轻 柔, 陈 爱 莲 能 将“ 林 黛 玉 ” 塑 造 的 如 此 之 美, 也 是 具 有 得 天 独 厚 的 优 势的,首先陈爱莲是上海人, 汲 取 了 南 方 水 土 的 精 华, 有着 南 方 女 孩 的 灵 秀、 精 致、 小 巧, 骨 子 里 渗 透 着 一 种 天 然 才 气 ;其 次 陈 爱 莲 从 小 受 戏 剧 的 影 响, 上 学 时 又 学 习 了昆曲,所以从天时、地利、 人和方面这个角色也是很适 合 陈 爱 莲 的, 就 如 同 是 量 身 定制的一般。
       1981 年 排 练 舞 剧《 红 楼 梦》,年底就上演,并且获得 了 公 众 的 一 致 好 评, 可 见 陈 爱 莲 的 功 底 之 深, 投 入 的 精 力 之 多, 这 部 作 品 到 目 前 已 经 复 演 了 600 多 场, 每 一 场 都会受到观众们的高度赞扬。 就 连“ 红 学 家 ” 对 陈 爱 莲 的 表 演 也 是 赞 不 绝 口, 认 可 她 为现代版“林黛玉”。其实这 也因为陈爱莲下了更多的功 夫、更多的精力在“林黛玉” 身 上, 每 每 复 演 一 次 她 都 会 仔 细 的 审 视 角 色, 深 入 的 去 了解每个角色所表现的内涵。 陈 爱 莲 说, 并 不 是 随 便 一 个 人 都 可 以 演 林 黛 玉 的, 必 须 得对林黛玉有个深刻的理解, 总结起来应该用“四气”来理 解 林 黛 玉 :第 一 是 仙 气, 林 黛 玉 如 天 上 的 仙 女 下 凡, 本 身 就 自 带 一 股 子 的 仙 气 ;第 二、 贵 气, 她 生 活 在 一 个 官 僚 资 本 的 大 家 庭, 自 然 浑 身 散发的一种贵族小姐的气息 ; 第 三、 才 气, 诗 词 歌 赋 她 样样 精 通, 可 以 看 出 是 一 个 很 有 才 华 的 人 ;最 后, 也 是 最 重 要 的 一 点, 人 气, 林 黛 玉 的 形 象 就 是 体 弱 多 病、 动 辄 伤 心 掉 眼 泪、 小 心 眼, 甚 至 是 尖 酸 刻 薄, 但 是 直 到 最 后 贾 母 还 是 喜 欢 她, 认 可 她 是 孙 媳 妇 的 第 一 人 选, 可 见 林 黛 玉 是 很 有 人 气 的 一 人。 所 以我们大家必须从这“四气” 上 去 理 解 林 黛 玉 这 个 角 色, 消化这个角色变为己用。
       笑谈劫难 永不言弃
       1961 年,陈爱莲在芬兰 举办的第八届世界青年学生和 平 与 友 谊 联 欢 节 上, 她 表 演的《春江花月夜》、 蛇舞》、 《 弓 舞 》、《 草 笠 舞 》 连 获 四 枚 金 牌, 这 将 她 的 舞 蹈 事 业 推 向 了 一 个 鼎 盛 的 高 峰 期, 但 是 天 有 不 测 风 云, 陈 爱 莲 始终没有逃过文化大革命这 一劫。
 

九十年代《时光》
 
       二 十 来 岁, 如 花 一 般 的 年 纪, 却 被 扣 上“ 黑 线 上 的 毒 瓜 ”“ 三 名 三 高 ” 的 称 号。 被 批 斗、 被 众 人 唾 骂、 下 放 到 农 村 干 苦 力、 被 关 在 小 屋 子、 被 监 视 等 等, 完 全 没 有 人 身 自 由。 有 多 少 人 因 为 受 不 了 折 磨、 屈 辱 而 倒 下 了。但 陈 爱 莲 始 终 坚 持 着, 她 一 直 怀 揣 着 自 己 的 梦 想, 始 终 坚信自己是属于舞蹈的。 
       在 “ 文 革 ” 初 期 她 组 织 当时一些有共同爱好的社会 人 士 一 起 排 练、 改 编 芭 蕾 舞 剧《 白 毛 女 》 为 民 族 舞 剧, 把民族传统的东西发扬光 大, 受 到 了 观 众 的 喜 爱, 甚 至受到上海芭蕾舞团的大力 支 持。 但 是 好 景 不 长,“ 文 革 ” 越 来 越 严 重, 她 被 发 配 到河北张家口西合营农村干 农 活, 任 务 繁 重, 唯 一 值 得 开 心 的 事, 周 总 理 为 了 保 护 人 才, 要 求 每 天 必 须 得 留 出一 个 小 时 练 功。 一 起 下 放 的 同 志 开 始 都 是 满 怀 希 望, 充 满 憧 憬, 努 力 练 习, 希 望 有 朝 一 日 能 够 从 返 舞 台, 有 自 己 的 用 武 之 地。 但 是 日 复 一 日, 年 复 一 年, 希 望 越 来 越 渺 茫, 大 家 都 泄 气 了。 而 陈 爱 莲 却 没 有, 她 始 终 保 持 着 坚 持 不 懈 的 信 心, 即 使 劳 动 强 度 再 大, 她 也 每 天 坚 持 着 练 习 基 本 功, 即 使 是 被 人 关 起 来, 被 监 视, 她 还 是 坚 持 着 自 己 的 梦 想, 回 忆 这 段 往 事陈爱莲乐呵乐呵的说 : 虽 然 被 关 起 来 了, 但 是 住 的 单 间, 条 件 还 不 错, 每 天 我 就在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面练 功。 后 来 领 导 找 我 谈 话, 我 说 自 己 是 党 培 养 的, 迟 早 我 得 回 到 舞 台 上 来 的, 我 的 一 生 追 求 就 是 为 跳 舞 献 身, 永 不言弃。”
       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 春泥更护花
       陈 爱莲的一生都未曾离 开 舞 台, 用 她 美 妙 的 身 姿 为 观众们送上一场又一场精彩 的 表 演, 同 时 她 还 有 另 外 一 个 身 份 就 是 陈 爱 莲 老 师, 从 1995 年 爱 莲 舞 蹈 学 校 成 立, 迄 今 为 止 已 经 19 年 了, 她培养的学生走了一批又来一 批, 现 在 学 校 开 设 的 有 初 中 到 高 中 的 整 个 阶 段。“ 争 取 把所有的学生都输送到各大 舞 蹈 学 院, 将 来 能 为 祖 国 的 文化事业做出 自 己 的 贡 献 ”, 这是陈爱莲最大的心愿。 1995 年陈爱莲为了响应 国 家 教 育 体 制 的 改 革, 率 先带 头 办 起 了 民 办 学 校, 为 了 能将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一 代 代 地 传 承 下 去, 陈 爱 莲 在 家 人 的 支 持 下, 变 卖 自 己 的 财 产, 拿 出 全 部 积 蓄, 建 起 2 万 平 米 的 校 舍, 购 置 大 量 的 教 学 设 备, 办 起 了 一 所 舞 蹈 学 校, 陈 爱 莲 办 学 校 还 有 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担忧90 年代后期的道德问题,缺 乏 信 誉。 陈 爱 莲 说 : 人 们 道 德 素 质 的 缺 失, 让 整 个 社 会 的 诚 信 度 受 损, 整 个 社 会 将 不 能 正 常 的 运 转, 所 以 我 开 办 舞 蹈 学 校, 希 望 为 祖 国 的未来贡献一份自己微薄的 绵力。”她将教学宗旨立为 : “立德、敬业、求实、创新”。 陈爱莲说 : 做人首先必须 立德,将“德”字放在首要, 任 何 一 个 人 要 是 缺 乏 道 德, 做 任 何 事 都 是 多 余 的, 都 是 不 得 人 心 的, 将 会 受 到 世 人 的唾弃。”
       她 在教学上有自己一套 独 特 的 方 式, 她 认 为, 现 在 的 小 孩 有 的 被 家 里 宠 坏 的, 都是坐着“直升梯”前进的, 家长不愿意小孩在前进的路 上 多 一 丁 点 的 曲 折, 这 样 是 万 万 行 不 通。 所 以 我 提 倡 “挫折教育”,培养他们的理 想, 让 他 们 勇 于 承 担 自 己 的 责 任。 小 孩 有 了 错 误, 我 们 要 积 极 的 引 导, 该 批 评 的 还 是 要 批 评。 只 有 让 他 们 明 白 了自己的责任,自己的担当, 才 能 在 道 德 上 提 升 自 我, 在 行 为 上 约 束 自 我。 同 时, 作 为 老 师 也 是 一 样, 首 先 必 须 约 束 好 自 己 的 行 为, 为 人 师 表 首 当 其 冲 的 要 做 好 表 率, 才能培养出好的学生。
       对 于 教 育, 陈 爱 莲 作 为 几届的政协委员都向国家提 出 建 议, 教 育 作 为 国 家 的 软 实 力, 必 须 要 受 到 政 府 的 高 度 重 视, 之 所 以 我 们 国 家 会 出 现 各 种 安 全 问 题, 例 如 : 大 头 娃 娃、 血 馒 头、 三 氯 氰 胺 奶 粉 等 等 一 系 列 事 件, 归 根 到 底 还 是 人 性 在 作 怪, 人 们 思 想 灵 魂 的 缺 失, 其 根 源 还 是 教 育 的 欠 缺, 教 育 的 不 完 善。 陈 爱 莲 还 表 示, 即 使 是 再 向 国 家 提 建 议, 她 仍 然 会提出关于我们国家教育的 问 题, 因 为 一 切 经 济 问 题、 民 生 问 题 等 等, 追 其 源 头, 都是属于教育问题!
       对 于 慈 善, 陈 爱 莲 帮 助 家庭贫困又有舞蹈天分的孩 子 求 艺, 对 他 们 的 困 难 总 是 伸 出 热 情 之 手 给 予 帮 助, 减 免 困 难 学 生 的 学 费、 杂 费 及 伙 食 费、 住 宿 费 等。 陈 爱 莲 说“‘ 不 以 恶 小 而 为 之, 不 以 善 小 而 不 为 ’, 我 只 能 算 是 有 爱 心, 做 了 一 点 好 事 罢 了, 我 觉 得 这 些 事 情 都 是 我 们 大 家 的 责 任, 都 是 应 该 主 动 去 做 的, 而“ 慈 善 ” 自 古 以来就是有钱的大户人家所 做 的, 对 于 这 个 词 我 是 愧 不 敢当。”
       陈 爱莲的一生是充满神 奇 色 彩 的, 她 一 直 用 自 己 良好的心态来默默接受各种坎 坷 与 曲 折, 胜 不 骄 败 不 馁, 坚 持 是 她 成 功 的 根 基。 当 问 及 陈 爱 莲 取 得 这 么 多 成 就, 拿 了 那 么 多 的 大 奖, 最 满 意 哪 个 奖 时, 她 却 说 : 下 一 个 ”, 是 的, 陈 爱 莲 永 远 在 坚 持、 永 远 在 追 求, 她 的 目 标 绝 对 不 会 是 停 留 在 当 下, 在 她 的 一 生 中 没 有 最 好 的, 只有更好的!
责任编辑: